18万元公开招聘的乡村振兴职业经理人下姜村半年间水土服了吗?

  更为长远的计划是让下姜实业主板上市,尽管这个目标在大部分村民看来太过遥远。

  他向村支书姜浩强申请:能取消的采访,全部取消。姜浩强同意了。实际上,姜浩强正想着主动跟他提这事,又怕对方觉得“被打压”,没想到他倒先提了。“看来他是想来干事的,不是来蹭名气的。”姜浩强挺欣慰。

  舆论的广泛关注,源自今年2月的一则公告——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枫树岭镇下姜村面向全国公开招聘乡村振兴职业经理人,年薪18万元,上不封顶,下不封底。

  经过层层选拔,51岁的赵祥彬击败了来自清华、复旦、浙大等名校毕业生,成为淳安千岛湖下姜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下姜实业”)的总经理。

  这个偏僻山村“像企业一样公开招聘经理”的做法,被普遍认为开风气之先。近期,浙江安吉、余杭等地农村陆续效仿,有的开出年薪30万元。

  在乡村经营人才严重匮乏的当下,这确是一条新思路。然而,外来职业经理人能否适应农村“水土”,这一创新做法对广大农村又有多少借鉴意义?

  8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第一次聘来职业经理人,无疑是件新鲜事。有评论认为,这个岗位是村子的“第三把手”,“仅次于村党支部书记和村主任”。

  今年3月20日,下姜村为这位“空降”的总经理举行了盛大的聘任仪式。周边8个村的村民都赶来围观。

  赵祥彬不是本地人。他的微信名叫“海之子”,象征着他的故乡——江苏盐城。那里没有山、只有海,和藏于大山深处的下姜村恰恰相反。

  从镇领导手里接过聘书后,赵祥彬对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大声说:“从今天起,我就是下姜人了,让我们共同努力,一起追梦!”

  “当时也没开展什么项目,说的都是空话罢了。”时隔半年,再次面对媒体,他底气足了不少。

  在下姜村,赵祥彬一米八三的身材格外突出,一口苏北风味的普通话泄露了他的外来者身份。穿着浅色短袖衬衫的他,乍一看更像来学习的外地官员。

  “如果只是为了钱,我是绝对不会来的!”说起应聘原因,赵祥彬的声音不由拔高。他说,之前从未听说过下姜村,只是无意看到电视上的招聘消息,觉得稀奇,上网做了一番功课,发现这村子不一般,是连续5任浙江省委书记的基层联系点,便报了名。

  而18万元年薪,几乎等于整个下姜村委领导班子的总收入,但对赵祥彬来说不算什么。

  他辞掉了在江苏镇江年薪60万元的高管职位。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家里还有七八套房产。

  如今,赵祥彬的生活“两点一线”,白天办公室,晚上宿舍,两三个月才回一趟盐城。因为不适应山里气候,他身上起了湿疹,迟迟未愈。

  农村条件有限,待遇全面“降级”——以前,他独占80平方米大办公室,现在,他和行政主管共享20平方米的房间;以前,公司给他租三室一厅的套房住,现在,他只能住农房改造的单人宿舍。郑中基毁了蔡卓妍 两人的离婚原因竟然只是因为相互了解

  他生于农民家庭,小时候家里贫困,本科学的是财务专业,后被分配到农业银行,一干就是12年。后来,他进入一家化肥企业当总经理,开启了近20年的职业经理人生涯。他跳槽过八九次,足迹遍布全国:湖南、山东、江苏每次跳槽都是跨入新的行业:生态园林、机器制造、医药批发他还兼任过财务总监、董事长秘书,做过新三板企业上市。

  赵祥彬直率地把职业生涯形容为“高级打工仔”:“说白了,之前就是为了多挣点钱。”

  但这次不一样。他面对的难题变成了“如何在一个偏远山村白手起家”。他刚进村时,下姜实业只有两名员工,除了他自己,还有一名会计。

  今年3月20日,赵祥彬(前排右)从枫树岭镇领导手中接过聘书,成为首任下姜村乡村振兴职业经理人。

  对下姜村来说,那场声势浩大的招聘,至少是一次成功的全国性广告。“你可以认为这是一个策划。”村支书姜浩强爽快承认。

  45岁的姜浩强在基层工作了20多年,却颇有商业头脑。不管是成立下姜实业,还是招聘职业经理人,都是他的点子。“什么股份、经理人,我原先也不懂,都是被逼出来的。”他的笑容中透着紧迫感。

  行走下姜村,有一种古老和现代交织的感觉。青山环抱,白墙黛瓦,河道清澈,高等级的柏油路面见不到一片垃圾。民宿招牌随处可见,沿街有返乡年轻人开的酒吧、奶茶铺和正在装修的烧烤店,还能看到做竹编、打铁、钓鱼的老人。

  很难想象,这里曾是方圆几十里最贫困的村。在发展乡村旅游前,当地人以务农为生,但全村零碎地块加起来不到600亩,700多人分,平均一人不到一亩田。上世纪90年代,当地人试着发展工业,办过电珠厂、丝织厂,均以失败收场。

  2014年新淳杨线公路的开通,被认为是村子发展的重要转折点——淳安县到下姜村的时间被缩短到45分钟。下姜村的民宿产业就此起步,发展至今,成为支柱产业。“中国美丽休闲乡村”“全国生态宜居十佳村”下姜村获得的荣誉至少有两位数。去年,这个1小时就能逛完的小村子实现了旅游业的“井喷式”增长,全年共接待游客46.19万人次,其中住宿游客4.7万人次,同比增长55%。

  在很多人眼中,下姜村正处于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但只有“当家人”深知其中艰难。姜浩强是枫树岭镇的党委副书记,2017年3月被派到下姜村任村支书。

  “去年,下姜村民的年人均收入33137元。”姜浩强脱口而出这个数字。他直言,这个成绩在本县只不过排在第8名。他的目标是村集体经济每年达到2000万元以上,人均收入达到10万元以上。

  全村224户人家,目前仅33户开民宿。“你让家家户户都办民宿,不现实。没有办民宿的人家,就没办法享受村子发展带来的红利。”

  在村集体经济层面,去年,民宿管理费和教育培训等收入达到110万元。单凭这两种营收模式,姜浩强觉得远远不够。

  他想,何不成立一家公司,让所有村民入股,既能集中力量办大事,又能让更多村民享受发展红利?下姜实业应运而生。

  经过村两委商讨决定,公司由人口股、现金股和资源股三种入股方式构成:只要是下姜村村民,就拥有1股;每户村民也可用1万元入股;每户还可通过闲置房屋和土地征用入股。到了年底,根据公司经营情况,股东可获得相应比例的分红。

  姜浩强难忘去年8月8日夜晚,村民集聚文化礼堂。“就凭我两片嘴皮子,把美好的愿望跟大家讲,大家入股了。我真的很感激。”在村干部的带头入股下,最终共有165户村民入股,占股21%,加上银行贷款,下姜实业筹到800万元。

  下一步,就是为公司物色经营者。可当地问了一圈,没人敢接手。姜浩强再提议,不如像城里的公司那样,公开招聘!

  招聘广告发出后,姜浩强紧张得天天睡不好觉。他很清楚市场行情:“18万根本不算啥,职业经理人至少五六十万。”但这已是村里能开出的最高价。

  为考验报名者的真诚度,他特意把笔试和面试地点设在村里。最终报名26人,实到15人,85后居多,不乏清华、复旦的毕业生。

  乡村振兴职业经理人应该怎么招聘?没有先例可循,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姜浩强始终秉持原则: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他邀请了浙江大学教授、旅游行业专家、五星级酒店副总等9人担任评审,还把邻村的支书、旅行社负责人也请来观摩。

  根据笔试成绩和评委意见,村两委挑出3位候选人。谨慎起见,姜浩强专门带队到他们的原单位上门考察,才敲定最终人选。

  “说实话,农村工作不是靠一腔热血就能做好的,名校生到了农村不一定顶用。另外,我怕年轻人选上了,待不住。”姜浩强有些感慨。而赵祥彬,不仅在农村长大,有“农口”工作经历,且孩子都已成家立业,没有后顾之忧。

  3月20日上任以来,赵祥彬主要做了两个项目:一是运行“下姜人家”,一个由废弃的集体猪圈改造而成的餐饮、培训项目;二是村头的“下姜红”纪念品店,商品中最大亮点是下姜村的吉祥物。

  “这在全国的农村也是头一回。”赵祥彬告诉记者。他为下姜村设计了四款玩偶,分别叫中中、国国、梦梦和小姜哥——前三个是地瓜、蜜蜂和蚕,都是当地特色农产品,而小姜哥的形象是一位头戴草帽的年轻农村党员,灵感源于2006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在下姜村首次提出的“四种人”理论:广大农村党员要做生产发展的带头人,要做新风尚的示范人,要做和谐的引领人,要做群众的贴心人。

  记者采访期间,正值旅游旺季,猪栏餐厅生意不错,最多一天能有30桌客人。但最让赵祥彬欣慰的,是下姜实业的员工从最初的2名增加到18名。

  经过培训,几位本地农村妇女成了餐厅服务员。原先在村头银行点工作的余小仙,现在是礼品店售货员。甚至,在这个青壮年流失严重的山村,开始出现外来务工者,比如40岁的餐饮经理李明。他被赵祥彬从千岛湖某四星级酒店挖来,还带来厨师和领班。

  说起招人难,他直摇头。“问我地点在哪,我没敢说下姜村,只说了枫树岭镇,人家就说再见”他只能想法打消对方顾虑,“我来这里也是为了创业。你们跟着我走,最多艰苦两三年,今后肯定会越来越好!”

  位于村子深处的“下姜人家”是由集体猪圈改造而成的餐厅和培训场地,也是下姜实业员工办工所在地。 殷梦昊 摄

  “好歹我是下姜村敲锣打鼓明媒正娶来的,总要干出点成绩!”赵祥彬说,决心是有的,但压力也不小。

  从企业管理者的角度来看,赵祥彬认为,一个良性运行的现代化企业应该具有规范化、标准化、精细化、流程化的特征。他还补充了两点,“军事化”和“家庭化”。

  赵祥彬说,自己以前管理风格强势,强调组织纪律性,要求员工每天早上点名、跑步、做操。掌管上一家公司时,他还曾把团队带到南京汤山军训过半个月。

  他在餐厅门口安装了指纹考勤机,“以前我在的公司,连副总都不可以迟到”。她很喜欢李鲜,全年无错杀一头。但本地员工做不到。他只得妥协——依旧采取人工考勤方式,“不过机器摆在那里,让大家有个印象:我们是正规的”。

  李明也有同样感受。在之前的酒店,他每天给服务员列队开晨会,但现在最多几天开一次。“农村人相对散漫。如果你天天开,他们会烦躁。”他说。

  “如果还像以前那样,把人都管跑了,活谁干?”赵祥彬摊手,“只能一步步来。”

  不过,他在部门设置上带来了新理念,比如设立团委和效能督查办。无奈,员工太少,行政一人身兼四职,而督查办主任是他自己。

  18人企业也要成立督查办?赵祥彬答:“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他眼里,下姜实业目前连微型企业也算不上,只能算是“纳米企业”。

  记者从姜浩强口中得知一个数据——猪栏餐厅开业第一个月的营业额是26万多元。

  数字委实不高,但身为下姜实业的董事长,姜浩强觉得和赵祥彬的合作“非常愉快”。尽管,双方分歧并不少。

  下姜实业的董事会由村两委班子构成,共7人。赵祥彬的出发点是利润至上,董事会则考虑更多。

  比如,赵祥彬刚来不久就提议做一个亿元级项目,被董事会否决,理由是起步阶段,稳扎稳打为好。

  还有,赵祥彬建议在“下姜红”纪念品店销售饮料零食、特色农产品,也被否定。理由是,不少村民开设的民宿、商店也卖这些,下姜实业不能与民争利,要错位经营。

  姜浩强觉得这些冲突很正常:“经营管理方面,我们肯定不专业,但我们对整个村庄的情况、上级的政策要求都更熟悉。”

  “下姜红”纪念品商店现在是游客“打卡”热门景点。二楼是赵祥彬和李明的宿舍。 殷梦昊 摄

  为了给赵祥彬足够的适应期,姜浩强调整了薪酬制度——今年,不管业绩如何,赵祥彬年底都能拿到18万元。“相当于第一年是试用,明年开始严格按照业绩考核。”姜浩强说。

  在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张忠根教授看来,下姜村公开招聘的职业经理人,已经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农业职业经理人。

  “这是一个要求相当高的工作,不是单纯管理一个农场、合作社或是公司,而是把村庄作为整体来经营。这要求经理人不仅要懂农业、技术、经营,还要有战略性的眼光、统筹发展方向的能力。”他说,高薪聘请职业经理人,只适合于发展到一定规模、拥有一定产业基础的村子。

  自从有了职业经理人,姜浩强感觉担子轻了不少。他认为:“村两委干部要腾出手服务老百姓,如果天天去搞经济发展,是错位的。”

  姜浩强希望给赵祥彬充分自由度。他给村民们“打了预防针”:村民入股,只有分红权,没有决策权。他很清楚这么做“剥夺了股东正当权利”,但现实情况不允许他完全照搬现代股份制企业规则,“在农村做事,人越多越乱”。

  前不久,一位65岁老人上门质问姜浩强:“餐厅的事,为什么不能让我干?”姜浩强答:“职业经理人有自己的用人标准,村里不干涉、不参与。你如果不合适,他肯定不会用你,哪怕你是下姜村的祖宗也不行。”对方听了没说话,转头就走。

  眼下,有的村民看好下姜实业,也有人急迫认为村里改变不够大。而大部分村民对赵祥彬的印象都是,他独来独往、不爱交际。

  “下姜实业是老百姓的企业,如何下载某些网站的DJ舞曲关系到村里每个人切身利益。大家可以坐下来跟朋友一样聊天。不然就算是你的想法到天上了,老百姓不接受,那也不对。”一位返乡青年认为,外来的乡村管理者,更需要跟本地人多交流、多融入。

  “我来下姜村,是来干事的,不是来交朋友的。”赵祥彬觉得,只要为企业创造价值,就是合格的职业经理人。

  他最近在思考下姜村的出路。“真正要发展产业,还是应该走到城里去。在城市,空间、人才,什么都有。”按照他的规划,未来3年,新项目会逐一开展,将下姜村的品牌和绿色农产、垃圾分类、生物科技等行业对接。

  “我的人脉还是有的,资本运作这块也不用怀疑。”这个月,赵祥彬打算去4个省份和曾经的商业伙伴见面洽谈。

  更为长远的计划是——让下姜实业主板上市,虽然这个宏伟目标在大部分村民看来太遥远。“你要是说华西村我还相信!”一位村干部直摇头。

  或许,只有等到12月31日,第一张“成绩单”出来那天,赵经理在下姜人心中的分数才会揭晓。

平特一肖一码最准| 财神爷高手论坛| 开奖记录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资料五点来料| 曾道人中特网| 平特一肖怎么赔| 刘伯温高手论坛| 香港马会官方网铁算盘| 富哥论坛| 手机开奖现场开奖结果|